地下渗漏:“隐形炸弹”危及建筑安全

 北京市政府专业顾问杨嗣信、北京龙阳伟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伟以及万通地产建造管理中心原总经理马洪波受邀做客新华电视台演播厅,围绕为什么会有越来越多的建筑受到地下渗漏的威胁?地下渗漏究竟暴露出怎样的安全隐患?什么才是破解地下渗漏,维护建筑安全的关键等问题一同畅谈自身的体会和看法。

 

 是否小题大做?探究地下渗漏的危害

 

  对于地下渗漏问题杨嗣信表示,这绝不是影响使用功能的小问题,应该在思想上高度重视。地下渗漏水会腐蚀混凝土中的钢筋,直接影响建筑结构寿命,最后危害的将是建筑安全。马洪波十分赞同这一观点,同时强调“如果地下渗漏严重的话,不仅仅会影响到建筑物的本身,还会对周围的建筑物和构筑物造成影响”。 

 

  王伟总结提出地下渗漏造成的四个危害——氡污染、地面塌陷、降低建筑寿命、危害建筑安全。同时他认为,如果三十年前我们认真的对待地下结构,我们的建筑是能够达到其设计寿命,甚至更长,否则,面临的可能是建筑的“质量报复期”。 

 

   面对百年工程 应各司其职 

 

   针对蜂窝、裂缝、狗洞等混凝土结构的质量问题,王伟谈了两点看法,一方面,混凝土的裂缝、蜂窝、麻面,往往在业内被称之为建筑通病,被视为混凝土结构的功能问题,被忽略。只有像“狗洞”等问题,才会被视为结构质量问题,而建筑通病和结构质量问题是不同层次的,具有不同意义的。 

 

   但是,地下混凝土结构是动态变化的,今天的质量通病,明天就是质量问题,未来就是建筑安全问题,因此蜂窝、麻面、裂缝等也应视为混凝土结构质量问题,予以重视。另一方面,虽然我国相关标准规范是很完善的,但建筑行业是由众多体系组合,涉及多学科整合的系统工程,要保证工程质量就需要各单位各司其职,相互配合。王伟说,本应各司其职的规则,但在中国的现实环境下,却变成各单位相互依赖,甚至可以定义为单方依赖,即产业链下游为产业链上游去承担责任。但是,产业链上游的事情对于产业链下游来说是做不好,做不到的。而这样带来的结果就必然降低了建筑质量的安全工作。 

 

  改变20年的认识 重新定位建筑地下防水工程 

 

  对于工程管理监督等问题,杨嗣信如是讲,在体制方面确实存在一些缺陷,但通过近期“工程质量治理两年行动”的开展和推进,这些问题在逐渐解决,并且已经得到了较好的反馈和成效。而对于建筑地下防水工程的认识杨嗣信指出,要改变自己近20年来的看法,那就是不再把地下防水工程放到仅次于结构的位置,而是要将建筑地下防水工程提升到与地下结构工程同等重要的高度,否则,会导致我们对地下结构施工重视程度不够。 

 

  杨老强调,地下防水工程和地下结构工程是一体的,地下防水工程的质量是地下结构质量的一个实际的展现。马洪波谈到,今年两会时期,北京两会上的代表和委员们提出来的提案,“建议严格地控制工程质量管理,延长地下工程的防水保修期,同时强化建筑质量终身负责制”是非常有必要的,与此同时在落实过程中许多事情需要加强考虑。  

 

  “天大”的问题 并非难以解决 

 

  “老祖宗从洞穴走进到房子里来,最关键的就是要求房子遮风挡雨,这是最简单的要求。”王伟说,漏水的房子就应该是不合格的房子,同样,不漏水的房子是非常自然的一个房子,而不是一个高标准的房子。不漏水的房子是不难做出来的,想要解决问题,从根源解决地下渗漏,保证工程质量的关键在于,首先,要形成地下漏水绝对不仅仅是防水没有做好的共识。 

 

  其次,相关方包括监理单位、施工单位、防水企业能够正确的认识建筑地下防水到底是什么?都能够严格做到各司其职,使责任归位,并且做到正视问题而不遮蔽“人发现不了的问题,水能发现,人可以糊弄人,但人糊弄不了水”。水能够有效帮助我们查找到地下混凝土结构质量的问题所在,只要发现问题,去解决它,得到好的工程质量并不难。